超碰伊人青青草大香蕉 

年轻的妈妈1

时间:2020-07-01

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那是在我十六岁那年。我那时还是一个高中二年级的

学生。

我的父亲长期在国外,我和母亲二人在台北相依为命。

我母亲早年毕业于法国某艺术学院的舞蹈艺术专业,回到台湾做过芭蕾舞演

员,曾经红极一时,成为许多杂志的封面女郎。后来与父亲结婚,怀孕后便中止

了舞台生涯。生下我以后,就担任一个舞蹈学校的教师,直至现在。

妈妈现在已经34岁了,但长得仍然十分水灵、美丽。前不久,发生了一件

十分有趣的事情:那一天,我正在中学的球场打球,有个同学急匆匆地来告诉我

说,有个女孩子在传达室找你。我问是谁。他说:「那女子年龄大约不到二十岁,

非常漂亮,相貌长得极像你,可能是你的姐姐。」

我一想,断定是妈妈来了,便大笑不止,对同学说:「我哪里有姐姐呀,肯

定是我的妈妈来了!」

我那个同学大吃一惊,争辩道:「不对不对,那女子最多二十岁呀!」

我说:「我妈妈有三十多岁了呀!只是长得年轻,你看不出来罢了。」

那确实是我妈妈。妈妈的容貌极其美丽,真可以说是有着沉鱼落雁之容、闭

月羞花之貌,明目善睐,皓齿如贝,黛眉樱口,冰肌玉骨,意态妍丽,丰韵娉婷

;那苗条的身材165高,三围正好是35、23、34。妈妈的性格活泼,为

人热情纯真,虽然她已经三十四岁了,但看上去最多二十岁。

那年我虽然只有十六岁,但我的身材像父亲那样健壮魁梧,而容貌却有几分

老成,看上去不会少于二十岁。加之长得极像母亲,所以,我与妈妈走在街上时,

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姐弟,甚至有人还断定我们是兄妹呢!

自十四岁起,我便对异性产生了兴趣,并且偷偷读了不少性知识方面的书和

黄色书刊,甚至还经常去看小电影。所以,虽然我没有与女性接触过,但对性的

知识却知道很多,我渴望着能有一天看看女人的裸体,看看女人的乳房和阴部是

什么样的。

我每天都在留心观察女性,但我发现,就我所看到的女人中,没有哪一个的

美貌与气质能胜过我的妈妈。

我从小就对母亲十分崇拜,可是从这时起,我渐渐把她当成了自己性幻想的

对像。我也开始悄悄地欣赏母亲美丽清秀的面容、苗条丰腴的的身材和雪白细嫩

的肌肤。我特别喜欢她那对会说话的、乌黑的、天生带有几分羞涩的、水灵灵的

大眼睛,尤其是当她兴奋时,长长的睫毛上下忽闪,极其妩媚。我觉得,妈妈的

一颦一笑都特别动人。我经常想像着妈妈衣服下面肉体的颜色、形状……真渴望

有一天能看到妈妈的裸体。

但是,妈妈一向穿得很保守,除了夏天能看到她的修长的双腿和嫩藕般的两

臂外,其他部位根本无法看到。而且,妈妈向来都非常端庄娴淑、高贵典雅,虽

然很爱我,但从来没有与我随便嘻戏过。所以,我从来没有对妈妈产生过任何非

份之想。

妈妈的朋友很多,经常要晚上出去应酬,参加一些朋友庆典之类的活动。如

果爸爸在家,都是他陪妈妈去。自从爸爸出国以后,妈妈便自己一人去。

由于妈妈实在太漂亮了,看上去又很年轻,十分惹人注目,时常受到阿飞和

不良青年的搔扰侵犯。甚至有一次差一点被几个流氓轮奸,幸亏被巡逻的警员发

现,才免于受辱。从此以后,妈妈每次出去,都由我陪同,在舞会上,她也只与

我跳舞,从不与其他男人跳。据妈妈说:是为了避免误会和麻烦。

有一天,我陪妈妈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舞会。妈妈打扮得十分艳丽,穿了

一件杏黄色的无袖丝织衬衫,外加玫瑰红的短外套,下半身则是与外套同色的毛

料短裙,修长的玉腿上是肉色裤袜,淡扫娥眉,轻施粉黛,秀发高挽,益发显得

青春俊俏。

在舞会的两个多小时里,我一直陪妈妈跳舞,快三、慢四、贴面、摇摆……

我与妈妈都非常兴奋。妈妈毕竟是舞蹈演员出身,跳起舞来身段婀娜,步履轻快,

婆娑多姿。我与妈妈很快成了整个舞会的中心,有许多时,别人都停止了跳舞,

观赏我们这一对在大厅中旋转飞舞,这使我感到异常骄傲。

在我与妈妈跳贴面舞时,二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,我感到妈妈那顶在我胸

膛上的一对乳房十分坚铤而柔软,心中一蕩,不觉搂紧了她的腰枝。这时妈妈的

头正靠在我的肩头,我在妈妈耳边说:「妈妈,我们这样是不是好像一对情人!」

妈妈脸一红,紧搂了一下我的腰,小声说:「不许瞎说!」

我说:「妈妈非常爱我,我也非常爱妈妈。这算不算情人?」

妈妈卟哧一声笑了,在我的脸上吻了一下,柔声说:「妈妈也很爱你,但我

们之间只是母子之爱。情人之爱是类似于夫妻的爱。母子之爱是单纯的感情相通

;而情人之爱除了感情融合外,还有合体之缘。懂了吗?」

「妈妈,你有情人吗?」

「没有!」妈妈嫣然一笑,登时双颊飞红。

她的头慢慢离开了我的肩,一直看着我的眼睛,忽然柔声说道:「志志,你

真的好帅!原来我只把你看作儿子,刚才听你一说情人,我便试着用情人的眼光

看你,发现你英俊潇洒、高大魁梧,温文尔雅、善解人意,一双多情善睐的眼睛

炯然有神,十分迷人,确实是女人选择情人的标准对像!如果我不是你的妈妈,

可能真的会主动追求你,与你作情人呢!」

我小声说:「妈妈,那我们就作情人好啦!这样,妈妈有一个丈夫、一个情

人,有两个男人爱你,多好呀!」

妈妈的脸又是一红,瞥了我一眼说:「妈妈怎么能作儿子的情人呢!你本来

就是妈妈的心上肉嘛,是妈妈在世界上最爱的一个人,胜过你的父亲。」说着在

我脸颊上吻了一下。

正在这时,舞会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,渐渐地几乎伸手不见五指。

「妈妈,灯光怎么突然暗了?」我问妈妈。

「这是每场舞会都有的,是为情人们安排的梦幻时刻。」

「情人们这时干什么呢?」

妈妈没有立即回答,她又把头靠在了我的肩头,将她的脸紧贴在我的脸上,

娇笑着小声说:「好吧,那让你体会体会!我们可以做五分钟的舞会情人啦!你

现在不要想着我是你的妈妈,而想像我是你的情人,是一个你喜欢的女孩子。男

情女爱,她现在已经向你投怀送抱了!你该怎么办?」说着,她搂着我腰的那只

手紧了一紧,另一只手搂住我的脖颈。我心中一热,也想体会一下与情人在一起

的滋味,于是也紧紧搂着妈妈的腰。我感到妈妈的两个乳房硬硬地顶在我的胸前。

我本来放在妈妈肩上的那只手搂到了她的脖子上,小声问道:「妈妈,我可以吻

你一下吗?」

妈妈小声笑道:「当然可以!我们现在是情人呀!黑暗之中,情人们干什么

都是可以的!」说着,她把脸扭过来对着我。我虽然看不清妈妈的脸,但是已明

显地感到了妈妈仰着的头、努起的嘴唇和随着均匀的呼吸声喷到我脸上的阵阵香

气。我一低头便吻上了妈妈的嘴唇,继而吻她的额头和脸颊、耳朵、下巴……

「嗯!唔!」妈妈哼了几声。接着,她伸出舌头舔我的嘴唇,还伸到了我的

嘴里轻轻地舔我的牙齿、舌头和上颚。

我从来没有与女性接触过,更没有接过吻,所以一切都是新鲜的。于是,我

也把舌头伸进了妈妈的嘴里,胡乱搅着。

妈妈「唔」了一声,把我推开,小声说:「不是这样乱搅,要温柔些,轻一

点。你再体会一下我的舌头在你嘴里的动作。这样才有情调!」说着,她又伸出

小舌在我嘴里表演了一会儿。

我本来是个很聪明的孩子,所以一学就会。我搂着妈妈的脖颈,与妈妈热烈

地亲吻在一起,两个舌头在二人的嘴里进进出出地纠缠着。

妈妈的情绪表现得很冲动,她的一只手在我的后背上抚摸、搓捏着,还捏了

几下我的屁股;我也情不自禁地一只手在妈妈的后背上、圆臀上轻轻抚摸。

我听到妈妈嘴里发出了似乎很享受的阵阵呻吟声,她搂得我更紧了,饱满的

胸脯在我的胸前摩擦。

我与妈妈的身体从上到下都紧贴在一起,我的阴茎不知何时膨胀起来,顶在

妈妈的小腹上。她也感觉到了,小声说:「什么东西这么硬,顶得我的肚子好难

受!」说着,伸手探下去,隔着裤子握到了我的阴茎。

「呀!这么粗大、这么硬!小坏蛋,不许胡思乱想!」她想把它移开,但是

刚推到一边,马上又弹了回来。妈妈无奈,只好让它顶着。我觉得她踮起了脚尖,

使顶的位置下移到小腹下面。由于是脚尖落地,站不稳,所以妈妈的身子贴得我

更紧了。

我们拥抱着、亲吻着,四只手互相抚摸着,身子互相摩擦着……

灯光开始渐渐亮了。妈妈娇喘着推开我,小声说:「好了!别让别人看到,

到此为止!」我们又恢复常态,跳起了慢四步。

妈妈这时两颊飞红,满眼羞涩,显得十分俊俏而动人。她笑着小声问:「志

志,体会到做情人的滋味了吗?」

我说:「温馨极了!妈妈,我们回去后继续做情人好吗?」

「不可以!」妈妈娇嗔地说:「儿子怎么能和妈妈做情人呢!刚才我只是借

这里的灯光变化告诉你情人们在这时干些什么,增添点小乐趣而已。」

有了刚才的经历,我发现妈妈在我心目中的形像完全变了。她已不完全是妈

妈,而是一个我十分爱着的美貌的女郎。

我两眼不眨地盯着妈妈看,觉得她显得那么俏丽动人,使人为之倾倒,为之

迷恋。过去我为什么没有发现妈妈的美!我真恨不得再次紧紧地拥抱她、热烈地

亲吻她。我甚至渴望能与妈妈做爱,能娶妈妈为妻!

正当我十分痴迷地想入非非时,妈妈突然在我耳边说:「志志,你在想什么,

为什么用那种眼光看我,像一个小色狼,看得人不好意思!」

我说:「妈妈,你要是我的妻子就好了!」

「胡说!」妈妈的手在我背后打了一下:「不许异想天开!」

「妈妈,刚才做了一会儿情人我才发现:你真的非常可爱呀!」

妈妈不理我,脸一下子变得通红,把头扭向一边。

「啊!妈妈简直美极了,真是天生的尤物、上帝的杰作呀!」我继续在她的

耳边小声赞叹着,并悄悄在她的耳根处吻了一下。

妈妈微微颤抖了一下,仰脸娇羞地看我一眼,低下头,把脸贴在我的胸前,

小声道:「乖孩子,求求你不要再说了,你说得我心里蔔蔔直跳!继续跳舞吧。」

我发现妈妈抱得我更紧了,我明显地感到她那两颗发硬的乳头顶在我胸前。

今天妈妈的表现一反平时的端庄、凝重,显得格外热情、柔媚,而且很容易

害羞,不时地脸红,红得那么鲜嫩妖艳。特别是她用那种羞涩的眼光看你时,啊

呀,简直迷死人了呀!我真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去!
舞会后紧接着是酒会。妈妈今天特别高兴,喝了不少葡萄酒,连走路都有点

摇摇晃晃的。回去的时候只好让我开车。

车子到家,妈妈由于酒精的作用竟在车上睡着了,我连喊带摇都没有醒。于

是,我只好抱起她从车里出来回房间。我长这么大,还没有抱过别人,当然也没

有抱过妈妈。妈妈的身材比较高,但由于苗条,体重才52公斤,所以抱起来一

点也不觉沉重。

这时妈妈完全处于昏睡状态,娇躯柔若无骨,我两手托在她的腰和腿弯处,

两腿下垂,臻首后仰,雪白的粉颈伸得很长,一条胳膊也向下垂着。

上楼后,我把妈妈放在床上,为她脱去外衣和裤袜,原来妈妈在外套和衬衫

里面只穿了粉红色的三点式比基尼。因为比基尼是半透明的,故而妈妈高耸的乳

房、深深的乳沟、雪白的粉颈、平坦的小腹、修长的美腿,都一览无余,特别是

那隆起的阴阜以及隐约的阴毛,使我心旌蕩漾,几难自持。我在妈妈的唇上亲吻

了一阵,又大胆地隔着衣服在三个高高的凸起上各轻轻吻了一下,然后为她盖上

床单便离去了。

睡到床上,我的心情还久久不能平静,妈妈那雪白的肌肤和透剔玲珑的娇姿

时时在脑海中萦绕。因为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体呀!

第二天是星期天,妈妈睡到十点钟才起床。

我看到她从房间出来,便叫:「妈妈早上好!」

「儿子早上好!」妈妈回答我,然后笑着说:「昨天喝得太多了,我连怎么

回家的都不记得了!志志,是你扶我回来的吗?」

「妈妈喝得酩酊大醉,在车上睡得好香。我开车到家后,使劲叫、大力摇你

都没有醒来。是我把妈妈抱回房间的。」

「哇!让儿子抱回来,真不好意思!我的身子那么重,你抱得动我吗?」妈

妈揽着我的腰亲切地说。

「一点不重,我轻而易举就抱起来了。不信你看!」说着,我一把将妈妈抱

起,在屋子里边走边旋转。

「啊!快放下我,我的头都被你转晕了!」妈妈边叫边挣扎。

我轻轻放下妈妈。她两手环着我的腰,把脸贴在我的胸前,娇喘着说:「我

的儿子长大了,这么有劲呀!」

「妈妈,你的身体好美呀!」我喜形于色地说。

「怎么?」妈妈仰起头,不解地看着我。

「我看见你的裸体了呀!好美哟!」我有些得意忘形地说。

「你什么时候看到的?」妈妈的俏脸微红。

「平时妈妈穿得很保守,当然看不清你的身体。昨天晚上,妈妈喝得太多。

我把你抱回房间后,为你脱去外衣,看到你穿三点式比基尼,妈妈这时的娇姿苗

条丰腴、凸浮玲珑、肌白似雪,啊,简直美极了!」啊!原来我的衣服是你脱的!

我还以为是自己脱的呢,我好奇怪,平时我是不穿内衣睡觉的,只穿睡衣。后来

我想大概是昨天喝多了,连怎么回家、怎么进房都不记得了,估计是还没等脱光

衣服换上睡衣,就睡着了!」

「我不知道妈妈的习惯,下一次,我一定先为你脱光衣服、穿上睡衣,再安

排你睡下。这样,我还可以欣赏妈妈美丽的……!」

「志志,不许对妈妈这样做!」妈妈有些不好意思,娇嗔地说:「志志,千

万不能对妈妈产生非份之想哟!妈妈就是妈妈,是不能当作普通女人看待的!」

「可妈妈的身体真的是上帝的杰作呀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嘛!难道你不

知道自己长得很美吗?」

「我当然知道!还用你说?」妈妈有些生气了。

我走上前,拥着妈妈的腰,调皮地说:「请妈妈不要生气,我刚才说错了,

其实,妈妈是个丑八怪!」

妈妈「卟哧」一声笑了,伸手拍着我的脸颊说:「淘气包!」

我继续抱着妈妈的蛮腰说:「妈妈,再让我们做一会儿情人好吗?」

「不行!」妈妈娇斥道,同时两手推拒我的拥抱。妈妈的力气当然没有我大。

我将一只手揽着妈妈的粉颈,张口向樱唇吻了下去。

「停下!大白天的,小心来人看见!」妈妈嚷着。

「不会的,妈妈,大门锁着的,来人会按门铃的!」我说着,继续吻下去。

她心慌意乱地地极力推我,嘴里喊着「不要」,娇首左右摆动以回避我的吻。

后来可能见我执意不肯罢休,也可能是没有力气了,便停止了挣扎,一动不动地

任我抱着亲吻。

到后来,妈妈不但不反抗,反而变得热情起来,也搂着我的腰,主动伸出小

舌与我缠绵,喉咙里渐渐发出阵阵的呻吟声。直到妈妈被我吻得喘不过气来时,

才推开我。她羞涩地小声说:「好了!你吻得我浑身都没劲了!调皮鬼,肚子饿

了吧!乖乖地回书房写作业,妈妈要去给你做饭了。」

从这天开始,我便常常要求与妈妈拥抱接吻。可喜的是,妈妈都不再拒绝,

让我随意亲吻。

我估计她的心理是:反正已经被我吻过了,再多吻几次也是一样的,所以便

不再有什么顾忌。而且我发现,每次亲吻时,妈妈都特别陶醉。

有时还是妈妈主动地拥抱我,与我接吻。

我分析:妈妈毕竟还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少的女子,是非常渴望得到异性的亲

近和爱抚的。爸爸长期不在家,妈妈自然会产生性饥渴而又无处发泄,必然很痛

苦。我起初要与她亲热,她的内心深处当然是渴求的,这一点,从那次舞会上她

让我与她临时扮演情人的角色,就可以看出来,是那么热情、主动、投入。但是,

由于理智的作用,使她不敢与自己的亲生儿子有过份之举,一再地压抑、控制着

自己。可是,一但被我拥在了怀抱里,便很快为男性的热情和雄壮所征服,被阳

刚之气所感染,并很快失去了理智、头脑完全空白,只剩下了与异性接触的欢愉

……妈妈从此不再对我避忌,有时还在家里穿着十分性感的衣服。

有一天,天气特别热,家里的空调机又坏了,我和妈妈都热得难受。我只穿

了一条三角裤,而妈妈却仍然穿了不少衣服,全都湿透了。我劝妈妈脱去外衣。

她说,那多不好意思,坚持不肯脱。

我说:「妈妈,脱去外衣吧,我怕你会热出病来的。反正家里也没有外人,

不要不好意思嘛!」

「别忘记你已经是一个大男人了呀!我怎么好在你面前赤身露体呢?」妈妈

说。

「妈妈的清规戒律真多!不过,你穿三点式的样子早已被我看到过的呀!再

看看不还是那个样子嘛!」我进一步开导她。

妈妈凝思了一下,说:「可也是的,反正早已被你见过了。那好吧,我也实

在热得受不了啦。」说着,脱去了外衣,只剩下粉红色的三点式比基尼。

「哇!妈妈穿着三点式,站着时比躺在床上还要漂亮呀!」我情不自禁地惊

呼。

「你这个小坏蛋!看我不打你!」说着,一手拉着我的胳膊,一手在我的屁

股上轻轻打了两下。

我趁机将她抱在怀里,与她亲吻。

妈妈挣扎着说:「不要,热死了,满身是汗!」

我自然舍不得放开她,抱得更紧了,在她的脸上、唇上、脖子上疯狂地亲吻

着。

她渐渐地停止了挣扎,任我拥吻。后来,我乾脆把妈妈抱起来,走到沙发前

坐下,让她坐在我的腿上,继续吻她。

我们这一次作了两个小时的情人。当我们分开时,都已大汗淋漓,妈妈娇喘

着从我腿上下来,拧了一下我的耳朵,娇声道:「你这个小坏蛋,把我全身的骨

头都揉得酥软了!」

在妈妈去冲凉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的腿上有一滩水。我原以为是妈妈的汗水,

但一摸,发现那东西粘粘地,不像是汗水。我一想,明白了:肯定是妈妈在与我

亲热时,动了感情,从阴道中分泌出了爱液。这是我从书上了解的知识。

自从有了这天的经历,妈妈便时常在家只穿着三点式泳装,不再避忌我了。

女人就是这样,一旦向某个男人敝开了自己身体的某一隐秘处(尽管是被迫的或

不情愿的),下次就不再禁忌,大概从内心深处认为:反正已经向他敝开了。我

想,这大概与女人都渴望向男人展示自己的美丽有关吧!

有一回,妈妈撰写的一本关于舞蹈理论的书出版了,印制极其精美,中间有

二十多幅母亲当年在舞台上跳舞的剧照,张张皆美若天仙。她特别高兴,一回到

家,就兴奋地把这一好消息告诉我,并主动坐到我的腿上,向我介绍那些当年的

娇俏照片。她一张一张地介绍,每一张都令我赞叹不已。听到我的赞誉,妈妈格

外兴奋,抱着我久久地亲吻。吻得热情洋溢、如饥似渴。

我被妈妈的热情所感染,投桃报李,疯狂地吻她的樱唇、脸颊、耳垂、粉颈

……在我的狂吻之下,妈妈闭目偎依在我的怀里,浑身软绵绵的、柔若无骨,嘴

里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,如醉如痴。

这天,我第一次悄悄隔着衣服在妈妈的身上抚摸,还搓揉了她那对硬挺的乳

房和浑圆紧实的嫩臀,一只手从小腿逐步进入短裙、摸到大腿跟。妈妈竟浑似未

觉,一点也没有反对。只是在我捏她的乳头时,表现得异常兴奋,挺胸扭腰,「

噢噢」直叫,颤抖着娇呼:「噢!……你捏得我好难受!……真是淘气包……从

小吃奶时就喜欢……玩妈妈的乳头……啊……又酥又麻……与你小时候摸的感觉

完全不同了……啊……」

「妈妈,这样捏你舒服吗?」

「噢!很舒服……又很难过……说不出的滋味……你……停下来吧……再这

样下去……我……受不了啦……」

这时,我那只游弋在妈妈大腿跟的手有一种异样的感觉:似乎从三角裤的边

缘流出来一些粘滑的液体。我真想把手指伸进三角裤中去摸摸妈妈的阴部,但是

没有胆量。

我的手指停止了动作,但仍然在继续吻着樱唇和脸颊。妈妈就偎依在我的怀

里,闭着眼睛,渐渐地竟睡着了,嫣红的俏脸十分漂亮。

我分析,妈妈这时完全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中,理智在她的大脑里已经没有

丝毫地盘了;而我的抚摸事实上助长了她的兴奋激情。故而,对我的侵犯,她根

本就没有丝毫的戒备。

天色已经黑了,我拿起沙发边上的遥控器打开了厅里的灯。妈妈仍然在我的

怀里,睡得那么香甜。我悄悄掀开短裙,偷窥裙底风光。只见妈妈穿着一个小小

的、粉红色的三角裤,裤下的阴阜高高隆起,像个圆圆的小馒头,有几茎淡黄色

的阴毛逸出裤沿。三角裤的下面已经湿透了。我这时真想除下那小小的布片,以

窥庐山真面目,但是却没有胆量,只好把手掌覆在那凸起上,抚摸了一会儿。

我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,便用手拍拍妈妈的脸颊,小声叫道:「妈妈,妈妈,

快醒醒!」

妈妈秀目微睁,娇声问:「怎么,我睡着了吗?」

「已经睡了一个小时了。小情人!我饿了,该去做饭了!」

妈妈秀目一瞪,娇嗔道:「去你的!谁是你的小情人!」说着,从我怀里挣

扎下了地,便要去做饭。谁知刚站起来走了几步,只听她娇呼一声「哎呀!」一

只手隔裙摸着阴部。

「妈妈,怎么了?」我不解地问。

「还问我!都是你这小坏蛋!弄得人家这里湿淋淋的!」

「妈妈,我没有把水洒到你那里呀!让我来看看!」我故装不懂地凑上前去。

「到一边去!连这都不懂,还要作情人呢!」妈妈推开我。

我故意问:「妈妈,告诉我嘛!我真的不知道。」

妈妈没好气地小声说:「好吧,告诉你一点性知识:女人的性欲被激发起来

后,阴道里就会分泌出很多液体,叫做淫水或爱液。明白了吗?」

「妈妈,分泌爱液有什么用处呀?」我故装不懂地问。

「润滑剂呀!」妈妈不假思索地回答,忽然又觉得不该对我说这些,便道:

「哎,你一个小孩子,问这干什么!等你长大结了婚就会明白的。」我又问:「

妈妈,刚才你的性欲被激发起来了吗?」

妈妈的粉脸一红,悠悠地说:「唉!你这个风流潇洒的美男子,哪个女人见

了你也会情迷意乱的。何况,刚才我被你抱在怀里,又是亲又是摸的,我有再大

的定力,也禁不住你的挑逗呀!你想,能不淫水汹涌吗!」

我一下被妈妈的直言相告弄得张目结舌,原来妈妈被我迷着了!我不知说什

么好,呆呆地站在那里。

妈妈说:「你再饿一会儿吧!我先去换衣服,再来做饭。」

事后我有些后悔:下午在妈妈的激情达到顶峰而情迷意乱时,如果我继续努

力,试着去脱光她的衣服,大概也不会遭到她的反对的。如果那样,我就可以欣

赏她的阴部和乳房了。

唉!可惜呀!千载难逢的机会竟被我放掉了!

我渴望能再有这样的机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