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影视亚洲 

黑暗的聊天记录

时间:2020-04-25

与他相遇是在一个二次元论坛,上面有不少恋母的本子。
    我这人,除了看小说,就爱看点本子了,注重情节与画风,肉肉的女最为
    我喜爱。
    注意到他是因为经常发一些母系本子与言论,提到自己在生活中对于母亲的
    种种意淫。
    处在青春期的他简直不能自拔,正在帖子中求得大家的帮助。
    没说的,私信,加QQ,让我来摸摸这小子的底儿~顺利的加上了他的QQ
    ,交谈非常顺利。
    他是一个没有防备心的小孩,说小孩呢也不小了吧,上初三,16岁(我当
    年上初三都15岁了,真怀疑他是不是留级了),但是在我眼里就是个未经世事
    的小屁孩,在这里肯定有看官要问我:你咋知道人家是小孩?那我当然知道啊,
    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仔细验证过,当晚跟他QQ对话的时候,那稚嫩的声音,Q
    Q图标界面里那【LoL一级】都让我相信他是一个15岁的小屁孩o(╯
    )o。
    各位看官好,我叫小峰,是江苏某中学初三学生,今年15岁,妈妈生我生
    的早,24结婚,25就生了我,真是一天都不耽搁,身高一般,一米六左右,
    体重略胖,但是腿却有点细,一头马尾辫很干练。
    父亲在我小时候是一名包工头,在我印象中我家小时候还是蛮富裕的呢,本
    来以为自己能顺利的做个富二代,结果呢。
    他老人家在我18岁那年去工地看场时,让钢筋戳了腰。
    虽然命保住了,却丧失了工作能力,整天在家里的轮椅中看看电视,做做电
    疗。
    我的母亲也没那么有能耐,就是一普通工厂员工。
    除了平时每日的正常工作外,我们家里还接了许多小杂活,比如串一串链子
    ,套一套螺丝。
    日子虽然紧巴,但也算得上是幸福吧。
    当然了,对于我妈妈来说,真的是幸福吗,还是性福呢。
    具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渴望看到妈妈的裸体呢?是夏天。
    妈妈一天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在工厂中走动,闷热的工厂里没有一丝凉风,下
    班后妈妈为了照顾爸爸总是先家做饭,再洗澡。
    偶尔碰见她穿着比较透的衬衣时,能看到那粉红色的乳罩。
    妈妈的胸很大,有d罩杯,这也是我后来偷看她内衣尺码知道的。
    每次看到妈妈那透着粉色内衣所呈现出的乳房,我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
    ,那不是母子的亲昵,而是一种,一种观赏女人的眼光在看待妈妈。
    进屋子后摘下套在手上的护臂(防晒用的),跟爸爸打声招呼后就急匆匆的
    进了厨房,准备晚上的饭菜。
    我还在沙发上发懵的时候,爸爸喊我:小峰,快去帮妈妈打打下手,妈妈忙
    了一整天!你也不知道帮帮忙!这孩子。
    谢谢爸爸,你的儿子现在只想再看一眼妈妈的乳房,对不起。
    我现在口好干,我想透过妈妈的衬衣看一眼里面的肉。
    儿子现在顾不上母子了,这不是看a片能满足我的感觉,她真的是实实在在
    的女人啊!我当时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,..Top只有一个念
    头。
    盯着妈妈的乳房。
    「妈妈,我来帮你洗菜吧」
    「嘿,这孩子,今天这是怎么了,这么有眼力见啊?」
    「嘿嘿,别这么说我啊,今天这么热,你看你衣服都湿透了。进了屋子也不
    休息直接做饭,多辛苦啊,我来帮帮您咯。」
    「行啊,我家峰儿难得这么勤快,来,帮妈妈一起摘菜吧。「我与妈妈相对
    而坐,中间是两个盆,一空一菜。妈妈前身微倾,两个肩膀贴在膝盖上;这在我
    面前呈现的是一副怎样的景观呢?两颗巨乳被膝盖挤得要在衬衣中呼之欲出,胸
    前白色衣扣也已岌岌可危,随时都有崩开的危险;我一边装作摘菜,一边偷瞄那
    两颗肉球,雪白的肉球,经过汗水的洗礼后更显粉嫩,两乳之间有些许汗液在缓
    缓流淌;盆上边的菜已经被妈妈摘完,下腰去抓下边的菜时,两乳的露出更加完
    美,连乳罩也不甘寂寞出来凑热闹,右肩的肩带好像已经滑落到臂膀,而左肩的
    肩带好像在顽强的支撑妈妈那36d的巨乳。此时我摘菜的速度不及妈妈的一半
    ,她似乎发现了什么,抬头看了我一眼后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双乳被儿子看到了
    。立马起身端盆:」
    峰儿,菜摘完啦,你去玩吧,妈妈要炒菜了,别呛着你。
    「这句话说的干净利落脆,似乎是在下逐客令。我也从色欲中清醒过来,讪
    讪的离开了厨房。做好饭后妈妈就安排我们父子去吃饭,她则进了厕所洗澡。饭
    时无话,我低着头默默吃饭,不敢对视妈妈一眼,妈妈也想被占了便宜一样不曾
    与我言语。饭后妈妈搀扶着爸爸上了床,说了几句话后便悄悄的锁上房门,来到
    客厅,躺在沙发上闭眼养神,她在等爸爸睡着后再进去睡。在旁边看电视的我歪
    了脑袋看着妈妈,衣着还是那么保守,简单的白衬衣,过膝短裤。但是没有穿拖
    鞋,两脚踏在底上,轻微的喘息。我知道妈妈一天8小时工作都是在走路,脚
    部一天下来后发热,酸痛。她也曾说过自己小腿与脚底经常发热,发胀,想到这
    里,我起身去厕所用太阳能帮妈妈接了一盆热水,慢慢的放在她脚下;指尖戳了
    一下妈妈的小腿,「妈妈,睡着了?泡泡脚吧,地上凉,别伤着」
    妈妈缓缓的睁开双眼,看了一眼地上的热水,嘴角澹澹一笑,「傻孩子「接
    着便将双脚放入盆中,两脚慢慢的揉搓;似乎是热水起到了作用,妈妈澹澹的喘
    出一个浊气「嗯….」
    水中的双脚洁白无瑕,足底还是少女般的粉嫩色,足跟处却因常年走路有了
    少许蜕皮,经过热水的浸泡后慢慢的脱落了。
    我伸出双手握住妈妈的双脚,拇指与食指捏住妈妈足部的大脚趾,轻微的捏
    动,随后是足底,足跟,每一处我都有仔细观察,抚摸;我的下体这时候也慢慢
    有了反应,渐渐膨胀,变大。
    「妈妈,洗完啦,您在沙发上躺会吧」
    「嗯…谢谢峰儿了,电视声音小点,别吵着你爸,看完你也早点休息」
    妈妈似乎疲倦了,有了澹澹的困意~「好的,妈妈,您困啦?那我关上客厅
    的灯吧,太耀眼啦」
    「傻孩子,这么照顾你妈了」
    「嘿嘿,您快睡吧,我帮您拿个毯子。」
    妈妈伸直了双腿后,已经占满了整个沙发,我没有地方可以坐了,只好坐在
    地上,头靠在沙发上,心思也完全不在电视中;昏暗的客厅更容易激发人的兽性
    ,想到下午那厨房春光;手中滑嫩的足底带给我的快感;我知道今晚要发生点什
    么了。
    分钟后,真的很漫长的分钟。
    妈妈有了轻微的鼾声,扭头而看,正是妈妈那粉嫩的足底;小腹下勃起的鸡
    巴告诉我,今晚需要射点什么了。
    我忍不住了,对不起,爸爸,我要想着妈妈的乳房与嫩足打飞机。
    妈妈不止是你的女人,也是我的女人,我需要发泄出来。
    左手推开包皮,慢慢的搓动,那酥麻的感觉从后腰直逼脖颈;慢慢的将头部
    靠近那嫩足,试图嗅到妈妈那足部的香味;当闻到一股澹澹的香气时,龟头被搓
    动的快感前所未有的爽快,那是我十几年未曾体会过的快感,想毒品一样侵蚀着
    我的理智;我并不满足于嗅到足香,我想我可以品尝到妈妈那美味的足底吧;是
    的,我伸出了淫舌,像蜻蜓点水一样舔到了妈妈的足底,简单的触碰后,我迫不
    及待的吞咽下那饱含妈妈味道的口水;此时龟头的快感直逼射精;再舔一次,双
    唇也要享用这美味的足底;趾缝也要舔到,双唇含住妈妈的四个脚趾后大口吞咽
    着口水,「咕叽,咕叽」
    这真是琼浆玉液啊;我的兽性在此刻彻底迸发,左手的撸动频率加快,嘴中
    的脚趾在我的舌尖舔湿,每吞咽一次口水便刺激着我龟头上的每一根神经;「唔
    ,嗯…妈妈」
    心里呐喊着,手中撸动着;直到乳白色的精液浸湿了我的内裤后,我才慢慢
    的奖妈妈的脚趾从嘴中拿出;挂着丝丝口水,在电视机的荧光中更显淫靡的气息
    。
    我瘫坐在地上,又吞咽了一口琼浆玉液。
    喃喃的说道:妈妈,儿子射的好爽….已渐入熟睡的妈妈丝毫不知我做的下
    流之事,只有足部那流淌的液体见证了我们母子这有着历史意义一次「边缘性行
    为」。